哈工大学子含泪折千纸鹤,一代宗师万世垂范

八日上午,在淅沥的秋雨中,中国“遗传学之父”谈家桢的追悼会在上海龙华殡仪馆举行。数百名谈家桢院士身前的亲朋好友来到殡仪馆,为谈先生送上最后一程。谈家桢先生于十一月一日在上海病逝,享年一百岁。八日,谈先生的灵堂布置得朴素雅致,巨幅挽联“学界名硕创百世功业”、“科苑大师领一代风骚”悬挂在谈家桢院士的遗像两旁。谈家桢先生身着西装蓝色领带,安详地长眠于花丛之中。灵堂两旁摆放着百余个各界人士送来的花圈。一身师表桃李天下,在现场最多的,还是谈先生的学生。其中有复旦大学的本科生、研究生,更有来自各行各业的谈先生的弟子门生。一位本科生向记者表示,自己是复旦大学的学生,因为入学校不久,所以从未听过谈老先生上课。但是一直仰慕先生的道德文章,今天和同学一起早上九点就赶到这里,来见老先生最后一面。卢大儒先生是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教授,谈家桢院士是卢先生攻读博士时的指导老师。谈到谈先生的往事,卢先生动情地表示,谈老师不仅仅是科学家,而且是教育家。他对每个学生都关怀备至,学生微不足道的小事情,老先生都记在心上,热心地帮忙。谈家桢院士被誉为“中国的摩尔根”。他于一九七八年发起成立了遗传学会,并在复旦大学建立了中国首个遗传学专业,“基因”一词就是由谈先生引入中国的。一九九九年,国际编号三五四二号小行星被命名为“谈家桢星”,以表彰谈家桢先生对遗传学作出的巨大贡献。在谈家桢先生从事遗传学研究的七十余年中,共发表论文百余篇。其中发现的瓢虫色斑遗传的“镶嵌显性现象”,被认为是经典遗传学的补充和现代综合进化理论的关键证据。谈家桢先生先后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美国国家科学院和第三世界科学院外籍院士。

昨天,著名遗传学家、我国现代遗传学奠基人之一谈家桢先生逝世。这位蜚声中外的科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一生为我国遗传学事业作出巨大贡献。如今,他永远离开了我们,让谈老的亲人、挚友、学生悲痛异常。昨夜,很多复旦学生彻夜难眠,用折纸鹤的方式悼念这位伟大的长者。 【个人简介】谈家桢(1909-2008) 中国科学院院士,是国际上享有盛誉的著名遗传学家,也是我国现代遗传学奠基人之一。从事遗传学研究和教学70多年,先后发表百余篇研究论文和学术论述文章。研究工作主要涉及瓢虫、果蝇、猕猴、人体、植物等的细胞遗传、群体遗传、辐射遗传、毒理遗传、分子遗传以及遗传工程等。坚持科学真理,把毕生精力贡献给了遗传学事业;为遗传学研究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建立了中国第一个遗传学专业,创建了第一个遗传学研究所,组建了第一个生命科学院。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生物学部学部委员。曾任第八届国际遗传学大会常务理事,第十五届、十六届、十七届国际遗传学大会副会长,1996年当选为在北京召开的第十八届国际遗传学大会会长。1995年获“求是”科学基金会杰出科学家奖。1999年国际正式批准命名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发现的、国际编号为3542号小行星为“谈家桢”星。 在科学世界找答案   1926年,谈家桢高中毕业被保送至苏州东吴大学,却没有攻读平时基础较好的数学,而是选择了生物系。“我小时候常对着镜子问自己:我是怎么变出来的?人又是从哪里来的?到底谁创造了世界?”他想在科学的世界里找到答案。他读了本科、硕士,又到美国留学,回国后一举创立了异色瓢虫色斑镶嵌显性遗传理论,实现了自己要破解生命密码的理想。 27岁那年,谈家桢在美国加州理工学院获得博士学位。婉拒导师的挽留,他返回祖国教书、做研究。 1937年,浙江大学校长竺可桢聘他为生物系教授。但抗日战争爆发了,浙江大学辗转内迁,最后生物系迁到湄潭的一个破旧不堪的唐家祠堂里。在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个祠堂就成了生物系实验室。 谈家桢带领学生在昏暗的煤油灯下,用显微镜观察果蝇和瓢虫,从事教学和科学研究。正是在这间祠堂“实验室”里,谈家桢于1944年发现了瓢虫鞘翅色斑变异的镶嵌显性遗传现象。这一创新性研究成果,至今仍被列为教科书的经典内容。 力助中国遗传学发展 谈家桢怀着对遗传学的深厚感情和执着追求,关注着学术发展的趋势,一心要使中国的遗传学与国际接轨。 1979年,谈家桢先生邀请自己在美国加州理工学院的老同学、美国科学院院士JamesBonner带领学术团队来复旦大学开设分子遗传学培训班,系统介绍建立基因组文库、分子克隆等前沿学术进展,为我国开展分子遗传学研究培养了大批骨干。另一方面,谈老不顾在高龄时动过胃和肠道二次大手术,拖着病躯远访北美、欧洲各国,邀请知名科学家来华讲学,并推荐大批中青年学术骨干去国外访问、进修和合作研究,尽力弥合我国遗传学发展中断及人才断层。 步入90高龄后,谈老仍敏锐地注视国内外遗传学界的动态,他对中国人类遗传资源严重外流表示担忧,在他的呼吁之下,我国人类基因组的研究工作得到应有的重视,得以大踏步前进而跻身于国际先进行列。 全盘考虑独具慧眼 除了教育、科技,谈老还关心着上海的发展。1997年9月,随着人类基因组研究成为国家重点领域的重点研究项目,建立我国第一个人类基因组学研究中心的任务迫在眉睫。其中最大的问题之一就是选址。 当时有关部门已经初步打算将研究所设立在上海,但上海的主要高校和国家科研机构都希望将中心建在自己的园区,这个问题久久没有得到解决。 当时已近90高龄的谈老精心调查,最后向这个重点项目的负责人提出建议:“你可以去浦东张江看看。”首先,选址张江可以避免各单位在选址上的分歧;其次,张江是国家生物医药产业创新基地,在这里构建起其知识源头之一的基因组科学技术体系,岂不是有画龙点睛的功效?谈老为“聚焦张江”的上海发展战略出了一次大手笔。 治学严谨桃李满天下   自谈先生28岁时被浙江大学校长竺可桢聘为教授后,他一直没有离开过教育领域。他是一位桃李满天下的教育家。2005年,谈老为复旦大学百年校庆致海内外校友的一封信中这样写道:“吾平生无所追求,终生之计在于树人,希求我的学生以他们的学识服务于社会,贡献于人类。在我古稀之年,眼见我的学生,不论在国内或海外,个个脱颖而出,在各自领域里出类拔萃,不少人并以他们的创新精神走在生命科学的最前沿,做出了为世人所公认的成就,我为之感到兴奋。” 【校园悼念】“从他身上学到很多” 戴着眼镜,面带着慈祥的笑容,话语中带点宁波口音,诚恳而真挚,谈家桢院士给人的印象便是这样的学者风范。有人称他为“中国遗传学之父”,他却不愿接受。可是,他把毕生精力都贡献给了遗传学事业,建立了中国第一个遗传学专业,创建了第一个遗传学研究所,为遗传学研究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 昨天,谈家祯先生逝世的消息传到复旦校内,举校震惊悲痛。许多学生和青年教师通过校内BBS表示哀悼,网上讨论热烈。一位网友悲痛地写道:“谈老学高为师,品高为范。谈老在我们眼里不仅是专业领域内的一代宗师,更是一位品德高尚,受人敬仰的人生楷模。从他身上,能学到的东西远比学问多得多。” 复旦的学生自发停止娱乐活动。晚上7点,生命科学学院的60多名学生聚集在一起,他们眼角含着泪,默默地折着纸鹤。其后,不少从网上看到帖子的师生也陆续加入了折纸鹤的队伍。晚上10点多,大学生把折得的数千只纸鹤围绕着生物楼摆放一周,用这一方式悼念谈家桢。 【弟子缅怀】不留名悉心栽培本科生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的周光炎教授,至今仍感激谈先生的尽心栽培。47年前,周光炎教授还是复旦生物系遗传学专业的学生,在一次去上海郊区佘山采集动植物标本时,他和同班的管镇发现了一种蝗虫的染色体中,有国内外文献鲜有报道的不等双价体。谈先生得知后,亲自找他们聊这件事。在谈先生的鼓励下,周光炎和管镇开始做题为“不等双价体的细胞学行为和群体动态”的论文。 题目虽小,但是谈先生再三跟这两位本科生强调:科学性不能马虎。等论文初稿拿回来一看,周光炎大吃一惊:哇,摘要已被红笔改得面目全非。不仅有纠错,整个文章的布局也大有改动,而且,术语的选择特别考究和地道。结果,还没等他们全部消化和领会修改内容,谈先生又发话了:“还要改!”又把文稿要了回去。第二天,谈先生特地把周光炎叫到办公室:“英文摘要,我全部重写了。”没等周光炎反应过来,他笑了笑:“不应该亏待你们画的那些漂亮的图嘛。”这篇论文后来发表于次年的学报第一期头条,之后半年内,共接到六封来自国外的短信索讨单行本,包括大英博物馆和国际抗蝗联盟。周光炎说:“当时我心里明白,没有谈先生近400字出色而流畅的详细英文摘要,国外学界不会有人在意两个中国学生的作品。” 这篇由谈先生等三位教授悉心指导并融入他们心血的论文,在作者栏中只有两个本科学生,而他们坚持不愿意署名。“这篇英文摘要,40多年来我一直带在身边,不仅是范文,也鞭策自己认真治学。” 撑病躯召弟子回国效力  谈先生早年抱着 “科学救国”的志向远涉重洋,学成后坚决返回祖国。在谈先生的感召下,他的弟子纷纷回国。现为复旦大学副校长的金力教授就是在谈老的感召下回国的。 1994年,已经80多岁的谈先生勉力作了最后一次跨国旅行,目的是为复旦遗传所今后的发展网罗人才。当时他看中了两个弟子。一个是许田,一个是金力。当时许田已是耶鲁大学的助理教授,他在发育生物学领域已颇有建树,名噪学界。金力当时在斯坦福大学的人类遗传学大师卡瓦里-斯福扎教授的实验室做博士后,在理论群体遗传学界小有名气。 “在斯坦福,先生谈了他的想法和对我回遗传所的厚望。午餐后,师母希望我安排先生午睡。因我当时与别人共用办公室,为难之中,只能将先生引到了医学院学生休息室。在嘈杂喧闹中,先生在沙发上躺下睡着了。我静静地站在先生身边,想到先生为了中国科学的发展,以耄耋之年撑着病躯蹒跚走来,想到先生在上世纪30年代回国只手撑起中国的遗传学的教学和研究,想到先生多年来坚持真理,为真正的遗传学在中国留下奄奄一脉。先生以他的亲身经历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科学家是有祖国的,而我属于中国。”金力说。 2005年金力辞去了美国的全部职务,举家回国。许田也在谈先生的召唤下回国效力,并做出了杰出的成绩。贺福初、赵国屏、熊跃等也陆续来到母校效力。

本文由mg游戏官网发布于mg游戏官网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哈工大学子含泪折千纸鹤,一代宗师万世垂范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