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亲吐槽暑假,教育真经

身边的家长[微博]都在给孩子报辅导班、身边的家长都在送孩子出国留学[微博]、身边的家长都是对孩子严加管教的、我就是从小被我父母打过来的……对家长而言,同伴之间的教育是最为直接的,这种同伴来自于孩子同学的家长、身边的家长,甚至与自己的长辈教育。

广州市中小学从本月14日开始正式放暑假,但记者采访发现,假期才过10天,很多家长[微博]已经“顶唔顺”。为了安排好孩子的暑假生活,要么几代人齐上阵、轮班照顾,可谓“劳民”;要么花钱送孩子去上托管班、培训班、补习班,一周的花费超过孩子在校期间一个月的花费,甚至有家长用去了半年的工作,可谓“伤财”。

别人怎么做,我就怎么学;父母怎么教,我就怎么学。在不少家长看来,教育孩子是自己的事,但是也要不断地汲取他人的意见和建议,于是不少父母在同伴的“教育”中,迷失了自我。

为了让孩子过好暑假,家长不得不面对如此“劳民伤财”的囧境。除了“家”、“兴趣班”、“旅游”,他们期盼能给孩子多些选择,让暑期生活真正丰富起来。

好友的话让她为孩子报了班

“劳民”

下午五点半对于家庭主妇来说,大多是为一家人操持晚饭的时间,更何况是周日。可何女士却没有这样的时间,此刻,她刚把儿子小凯送进了位于海淀区的一所围棋学校,这会儿才能坐下来喘口气——从家里出来,坐公交、倒地铁,一路折腾了近一个小时。

全家围着孩子转

围棋课的时间是3小时,结束时已是晚上八点半,为了不影响儿子第二天上学,何女士每次只好打车回家。但即便是这样,收拾整理、安顿好孩子睡下,大约也在十点半以后了,躺下休息,那感觉就一个字——累。这样的情形已经有两三年了,除了身体的累,经济方面也“累”——虽然围棋班一月的学费只有六七百,但打的的钱每月加起来比这还要多,而她不久前刚买了一套100平米出头的房子。

  拼音班:妈妈“偷鸡”接孩子

之所以累还坚持着,源自何女士有一次和朋友闲聊说起自己的孩子好动,朋友建议她送儿子学围棋,说学围棋不光能让孩子安静下来,还能增长智力。而几年培训下来,孩子似乎能安静一些了,至少在下围棋的时候能全神贯注。

游泳课:爷爷奶奶负责接送

11月20日晚上,当记者见到何女士时,已是晚上八点多。细说养育儿子的这段旅程,何女士认为,在强大的家长圈舆论下,自己毫无招架的余地。

美术课:妈妈爸爸轮流搞定

当小凯5岁的时候,何女士有了一次可以带家属参与的大学同学聚会,何女士带着儿子欣然前往。除了叙旧,现场最吸引人眼球的就是同学们各自的小宝贝,他们有的唐诗宋词背得滚瓜烂熟、有的英语说得很“溜”,只有何女士的儿子什么都不会,只知道开心地跑来跑去。

原本,海珠区的潘女士打算让6岁大的女儿小彤到父母家过暑假,谁知小家伙只待了一天就不愿意,竟然主动要求“上学”。无奈之下,潘女士打算给女儿报个兴趣班。

“你守着北京那么好的条件,怎么也不让儿子学学英语?你别看我们都大学毕业,可以前学的那都是‘哑巴’英语,见了老外照样张不开嘴,我女儿都比我强。”好友的一番提醒让何女士颇受“刺激”,“为什么别的孩子那么棒?”长期以来,她和先生一直坚持就让儿子快快乐乐地玩,不必过早地学习太多的东西。现在看来,自己的观点未免有点落伍了,别人的孩子早超到前面去了。

潘女士罗列了近10个兴趣班让女儿决定,最终小彤选了拼音班、游泳班和美术班这3项。从7月1日起,小彤开始学拼音。每天早晨,潘女士先将女儿送去兴趣班再去上班,然后1个小时的课程结束后,再从办公室“开溜”去接女儿回家。“没办法,工作的环境不允许带小孩子在身边,大夏天也不想让老人家来回奔波。”

回到北京后,何女士立刻投入到对英语培训机构的考察中,比师资、比价格,最终她选择了一家自认为性价比比较高的儿童英语培训中心。一年两万元的学费,何女士咬咬牙交了。于是,一边送孩子继续学围棋,一边又让孩子开始学英语,她更忙了。

然而,12天下来,潘女士大呼“hold不住”了:连续“开溜”自己也不好意思;送完女儿回家还得赶回去上班,工作上的急件也没按时处理……于是,家庭会议决定4个大人轮班。接下来的游泳课,他们请了一位教练一对一教学,上课地点就在小区游泳池,交由爷爷奶奶负责。排在最后的美术课的接送则由潘女士和丈夫两人搞掂。

风雨无阻地过了半年,何女士发现儿子基本上没有什么进步,因为小凯回家后从不复习课上的内容,只知道玩玩具。好说歹说让儿子坚持上完一年后,她决定暂时放弃对儿子的英语培训,“哎,我的两万块钱相当于打水漂了!”

3门兴趣课已将潘女士一家的7月排得满满当当。“她从没喊累,可我们累死了。”潘女士决定,8月不能再这样过了,她计划休半个月假,一家人集体去旅游,回来后休整一番正好迎接新学期。

家长的妥协变得顺理成章

家长:不能怠慢孩子

日子一天天过着,单位里年轻同事多,休息的时候,大家最感兴趣的话题之一就是各家的孩子都在学什么。“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闺女最近通过钢琴八级了。”同事小郭眉飞色舞地说。“真的呀,太厉害了,可我儿子手很笨,学不会,只有羡慕的份儿了。”接过小郭的话茬,何女士说道。

记者了解到,暑假期间,像黄咏这样的家庭不在少数,在滨江东路的一家培训机构,记者随即采访了20名家长,报了一个培训班的有6人,13人报了2个培训班,3个以上的有7人,最多的一个孩子报了5个班,是一名5岁的男孩,分别报了跆拳道、钢琴、围棋、绘画和情商培养。除了各种培训课程的学费,还有家长信奉“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在外资企业工作的林先生准备带8岁的女儿到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旅行两个星期,预计一家三口要花费约4万元。

“谁说的,著名的男钢琴家多的是,关键是学了钢琴,孩子有艺术气质!”小郭的话,说得何女士心潮澎湃:“自己和先生都来自小地方,从小没受到过艺术熏陶,琴棋书画样样不会,如果儿子在这方面有所发展,不光弥补了自己的缺憾,带出去自己脸上也有光。”顾不得等出差的先生回家商量,何女士就在小区附近给儿子报了一个钢琴班。

记者随机采访了多位孩子家长,几乎全部人都同意“劳民伤财”的说法。“要么出人,要么出钱,否则小孩没办法带。”家长刘先生这样总结。尽管如此,受访的家长们均表示不能因此就怠慢了孩子。“回想一下自己小时候,每一年暑假都是一次成长,到9月开学时都感到自己长大了,可以快乐享受暑假的时光真是很有限,我会尽自己能力让孩子过得开心和有意义。”80后妈妈嘟嘟对记者说。

转眼间,小凯上小学二年级了,听别的家长都在传重点中学面试时要考数学,何女士立马坐不住了,“得早早送进培训班学数学,不然,小学毕业拿什么去和别的孩子竞争呢?”于是,不管小凯喜不喜欢,何女士还是把他塞进了一个“数学思维”班里。

  “伤财”

今年国庆过后,考虑到儿子学围棋和学数学都特别用脑,何女士又给儿子报了一个游泳班,她的理由是“还得劳逸结合”。尽管在那个游泳班里,每小时的学费高达160元,但何女士二话没说,一掏钱包小一万块就出去了。

一个月“砸”半年工资

和儿子一路“拼杀”的这些年,用何女士的话说她付出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财力成本,以至于一直想拿一个高级职称的她最终不得不放弃了。“我就一个孩子,现代社会的竞争太激烈了,生怕他会输在起跑线上。其实,上这个班那个班,我累孩子也累,也觉得他很可怜,没有完全享受到原本应该属于他的快乐童年,但又不敢让孩子闲在家里,因为其他孩子都在培优、上各类补习班,就我家孩子不上,肯定会落后于他人,将来难以适应社会的发展。”

钢琴课:2500元 英语课:11500元

每当累得瘫倒在沙发上的时候,何女士就不由得回忆起自己的童年时光:“那时候我们要学的东西很少,课余时间就是玩,比如‘跳房子’、跳橡皮筋、捉迷藏等等,开心极了,我父母亲很少操心,不像我现在这么累。”

积木兴趣班:4000元 香港旅游:3600元

“但是现在真的不敢放松,一放松,在其他家长的眼里,我们就是孩子成长路上的罪人。”何女士说,在现实面前,她不由自主地被众多的家长裹挟着,所以,不得已的妥协也就变得越来越顺理成章了。

其他支出:1400元

“中国式妈妈”爱攀比

共23000元

对家长来说,攀比有时候并不是刻意的,而家长中无意的攀比却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父母们的教育决策。如今,甚至出现了专门被用来指那些爱把自己的孩子和别人攀比、爱包办的家长的词汇——“中国式妈妈”。对这些家长来说,不论是大考小考,甚至是一门功课的小小测试,都会成为家长比较孩子的缘由。

家住海珠区新港中路一个大型小区的黄咏夫妇都是公务员[微博],5岁儿子的暑假安排让他们很是发愁,层层筛选后,最后锁定了3个目标:

家住海淀区某小区的张女士有一个九岁的儿子,小名叫牛牛,牛牛性格开朗活泼,喜欢出去玩,在小区里还有几个很不错的小伙伴。每天吃过晚饭,下午五六点钟的时候,张女士都会带着牛牛在小区里玩,小区虽然不大,但跟牛牛同龄的孩子很多,有两个小朋友碰巧还跟牛牛在一个学校、一个年级里上学。

一个在小区里跟私人教师学钢琴,这个课程是黄咏本人的心水,虽然一个小时的课程就要150元,2个月的学费是2500元,但是她觉得物有所值。“老师是一对一教学,希望他能先培养兴趣,心能定下来”。

“你家女儿考了95分啊,我那儿子不争气才考了90分”,“我向老师偷偷打听过了,你家儿子这次排名升了10名,我儿子也进步了,不过才进步了5名”,“你是不是又给孩子报了个英语班,在哪上的啊?”……在这个小区里,伴随着牛牛和小伙伴们叽叽喳喳的跑闹声,发生在张女士和三五个家长之间这样的讨论,每天也在发生着。

第二个课程是英语口语课程,黄咏一家长期关注这类课程,从儿子4岁开始就到过很多家机构试听,一直没有选定心水的。这次,黄咏决定把握幼儿园阶段最后一个暑假的机会,送儿子到一家国外品牌的英语机构,团购价打了个9折,一次性缴纳了11500元费用。

期中考[微博]试刚刚过去,张女士一如既往带着牛牛去小区花园里玩,牛牛一看到小伙伴马上乐呵呵地加入到他们队伍中。一旁的张女士看到几位妈妈,也一道聊起天来。“对了,期中考试不刚过了,你家宝贝成绩怎么样?是不是数学题有点难啊?”小区里和牛牛在一所小学上学的丽丽妈妈首先开了个头,顿时,五位妈妈热烈地交谈起来。牛牛妈妈在一旁只是听着,由于牛牛这次并不出众的成绩,张女士并不想过多地讲话,但“90分”、“95分”、“第一名”等有关分数的字眼还是让张女士听得格外清晰,表面上平静的心终于按捺不住了,张女士站起来,亮嗓喊了一声:“牛牛,跟我回家!”

最后一个是某著名积木的兴趣班,一年的费用要近8000元。“就是玩积木,我觉得不值得花那么多钱”,可是儿子去了体验后就一定要吵着参加。无奈之下,黄咏为儿子报了为期半年的课程,花费4000元。

回到家后,张女士指着牛牛说:“牛牛,你看浩浩期中考试考了第一名,丽丽跟你一个班,数学人家考了95分,明明这次考试还进步了好几名,你得给我争气啊!”牛牛低着头,半天出了个声,在妈妈的催促下,答了句:“嗯,好”。

除了各种兴趣班,暑假的第一个星期,黄咏就带着儿子去了一趟香港,到海洋公园和迪士尼乐园玩,不算购物的费用,光是一家三口的车票、门票和住酒店就花费了3600元。

在不少家长看来,攀比永无止境,学校攀比、工作攀比,甚至结婚生子都能成为“中国式妈妈”攀比的目标。

此外,平时一家人出外吃饭逛街的花费也更多了。接下来,黄咏还打算带儿子到省内的海边去玩一下。“暑假刚过了两周,单是儿子的额外支出我就花了23000元,将近是我半年的工资了,我已经决定这个夏天再也不买衣服、化妆品,省吃俭用把‘坑’填上”。(文/记者张丹羊、黄茜、廖靖文)

本文由mg游戏官网发布于关于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父母亲吐槽暑假,教育真经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