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送炭,中国课外教育火爆

对于多数家长[微博]来说,在孩子课后选择辅导班已经成了必然。家长本着为孩子未来考虑的初衷,会不由自主地接受辅导班的服务,在辅导班洗脑式的教育中,不少家长甚至被辅导班牵着鼻子走。

摘要: 北京市海淀区联想桥旁居民楼的阳台窗户上贴满了各种兴趣辅导班的广告。 实习生 周星宜摄 “花费太多了,一个月差不多要两千块,比我工资还高。”邹女士的孩子在武汉市育才小学上学,她所说的费用是女儿在课外教育上的花费。 邹女士中国课外教育火爆 家长不堪重负北京市海淀区联想桥旁居民楼的阳台窗户上贴满了各种兴趣辅导班的广告。 实习生 周星宜摄 “花费太多了,一个月差不多要两千块,比我工资还高。”邹女士的孩子在武汉市育才小学上学,她所说的费用是女儿在课外教育上的花费。 邹女士的女儿上五年级,除了学校的课程以外,还报了网球、钢琴、芭蕾、书法、游泳、奥数、作文和英语等辅导班。“不仅是学费,还得买各种器材,学钢琴得买钢琴,跳芭蕾舞得买衣服、鞋子,学网球,你至少要买个像样的网球拍吧。” 据权威部门统计,2009年,武汉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8385元,显然,邹女士一年花在女儿课外教育上的钱,已经超过这个数字了。这些年,随着“幼升小”、“小升初”的竞争压力越来越大,家长被逼着给自己的孩子报更多的课外班,向课外教育市场上扔更多的钱。这也导致了中小学生课外教育市场的异常火爆。 北京一位家长在估算了暑假给孩子报的几个兴趣班和托管班总计1万多元的费用后无奈感叹:“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多少时间我就会破产的。” 不同城市三个普通家庭中小学生课外培训费用明细 为了更加直观地了解中国普通家庭为孩子的课外教育所支出的费用,中国青年报记者分别采访了北京、郑州、武汉的几个家庭,看看这一年他们分别给自己的孩子花了多少课外教育费。 胡女士的儿子在北京市丰台区师范附属小学上学。为了迎接小升初,胡女士儿子的课外辅导班主要是奥数和英语。 “奥数班一个学期2495元,英语班一下子交了两年半的,共12800元。”胡女士给记者算账,按照一年两个学期的奥数班计算,一年的课外班费用为10110元。 “寒暑假也会报班,每次课160~200元左右。”胡女士说。 以寒假上课10天,暑假上课30天计算,再加上平时的奥数和英语班,胡女士一年在儿子课外辅导班上的花费至少在16500~18110元。 依据北京市统计局公布的官方数据:2009年北京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6738元,以此计算,胡女士每年花在儿子课外班上的费用占到一个普通北京居民全年可支配性收入的61.7%~67.7%。 郑州市张女士的女儿在三十九中读初二。 “她上补习班的时间太长了,从小学三年级一直到现在。”张女士说,“女儿现在每周三、周五下午放学后都要去上英语班,周六、周日上数学班和物理班,周日晚上还有个小提琴班。” 其中数学和物理班都是每学期800元,两门课一年的学费是3200元。英语是一学期1500元,一年的费用是3000元。 “还有小提琴班,这个更花钱。”张女士说,“一节课最少70元。” “再加上假期的补习班,一学期的费用至少要5000多元。”张女士说,一年下来也要超过1万元。 2009年郑州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7117元,张女士女儿一年在课外班上的花费占郑州普通城镇居民一年可支配收入的58.4%左右。 而本文开头提到的武汉邹女士,他们一家一年花在女儿课外辅导上的费用远远超过一个普通武汉居民一年的全部可支配收入。 要用省大钱的“气魄”去花小钱 随着家长的热捧,校外培训费用也在水涨船高。 有媒体报道,今年广州几家校外教育培训机构对其课程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提价,涨价幅度在10%~20%,上海、青岛等地也都出现了类似的情况。 记者2005年初在北京采访时,一个三年级学生一学期的奥数基础班费用在1000元左右,而现在,类似的课程已经涨到了2000多元。 学费打着滚儿地涨价,报名的人数不但没有减少,反而也在打着滚儿地上涨。 中小学课外培训市场完全显现出股票牛市的特点:买涨不买跌。 与经济有关的事件都会遵循这样的原则:没有投入就没有产出,较大的投入就是为了更大的产出。那么,家长不断追加孩子的课外培训费用,追求的是什么样的回报呢? “我们现在花钱给孩子上补习班就是为了将来小升初。”北京的胡女士说,重点中学挑学生,考的都是奥数和英语,如果孩子能凭自己的本事考上一个理想的学校,就可以省下一大笔择校费。 这两年各地都出台了很多政策遏制择校,但客观事实是,政策的出台并没有从根本上遏制择校之风,反而增加了家长择校的难度。所以,“如果不能凭本事考上好学校,到时候有钱也不一定能花得出去。”很多小升初的家长都是这样的心态。 “想花钱花不出去”就一定会有人想到提高筹码。 以北京为例,前几年的择校费一般在3万元以下,现在已经涨得“没边儿了”。 北京的李女士孩子已经上了中学,想想当年的小升初现在还“后背发凉”。李女士最终花了11万,让女儿上了北京郊区一所重点中学。据李女士介绍,她花的钱不是最多的。 有后面可能的几万、十几万甚至几十万元的“大钱”比对着,眼前培训班的费用显得就是“小钱”了,所以,家长们自己解嘲:“用省大钱的气魄去花小钱,心里就不那么难受了。” 于是,家长们将大把大把的钱砸进了培训市场。北京市统计局的官方网站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北京市的城镇居民家庭平均每人在“培训”这一项上的支出比2008年高出了73.4%。 这样的“投入”使得各地的中小学培训市场风生水起,2010年,两家以中小学课外培训为主业的民营培训机构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据业内人士分析,成功融资之后,在今后至少十年之内他们将有稳定的发展。 校内暗流将孩子推向培训市场 其实并不是每个家长都能“大处着眼、小处着手”,大多数家长都是在教育市场上被一股股的力量推动着,这里走走、那里走走,颇为被动。 武汉的邹女士说:“有些班是我们必须上的,有些班是老师暗示要上的。” 王女士的女儿在北京市丰台区师范附属小学一年级上学,她介绍,现在女儿在学校里的每一次数学考试,最后一道题都是奥数题。 有一次,女儿周末刚刚在课外奥数班上学了一道题,没过几天这道题就出现在了学校考试的试卷中。 一位校外教育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他们那里大约有10%~15%的老师是在校的中小学老师,“在我们这儿只用周末时间上课,就能比他们在学校里挣得多”。 学而思国际教育集团总裁曹允东介绍,他们那里教课的老师最低工资是每个小时130元,稍微有些经验或教得稍好的课时费就可以达到每小时200元。老师在他们那通常一天上6个小时。 按照这个价码计算,一个在校的中小学老师在培训机构教课,一个周末就可以挣到2400元,一个月就能拿到将近1万元,一年下来就能挣上10万元。 这样的收入诱人吗? 难怪会有老师暗示学生要到外面报班;难怪会有一些老师上课完全不照顾那些没有上过补习班的学生。 部分在校老师已经成为一股暗流,正在推着学生和家长进入校外补课的大军。 学生在校外补课、老师在校外兼课、家长的钱都涌向了校外辅导班、学校考试要选用校外辅导班的试题、名校选拔要看校外竞赛的证书…… 校外和校内教育力量的对比已经在发生着变化。 面对这些,一位家长说:“课外辅导班成了正餐,学校的正常教育变成了餐后甜点,太奇怪了!”

培训机构的话句句戳痛点

期中考[微博]试刚结束,袁女士就被女儿的班主任请到学校去了,原因是女儿的数学成绩退步很大。

袁女士对家里唯一女儿的教育方式一直都是四个字:顺其自然。不同于其他的严父、严母,她对女儿姗姗(化名)的学业要求并不高,就是希望她能快乐、健康成长。而这次被请家长之后,她也明白了老师的用意,需要给孩子找个辅导班,吃点小灶。

记者跟随着袁女士一起在网上搜索“北京课外辅导机构”,出现了一长串的各种名单,打开一个网页,还会主动弹出咨询对话框,各种信息让人眼花缭乱。袁女士打开了位于最上端的一个培训机构的网页,找到自己所在片区的咨询电话,拨通了。

“您好,您家宝贝上几年级了?”在进行了简单的相互介绍后,对方咨询员用亲切的声音问。

“今年五年级了。”袁女士回道。

“五年级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时期,明年就面临着升学了,您是想让孩子通过哪种方式升学呢?推优、择校、就近,还是想找找关系呢?”咨询员说。

这一下就戳到了袁女士的痛点,也正是因为这个“关键时期”的问题,她才一头雾水,不知道如何选择。

“现在如果一步走错就会影响孩子的一辈子。我之前遇到过一个妈妈她的孩子就是在附近的一所普通小学,后来升到一所普通中学,但是您知道我们区里的一些高中,师资水平不是特别高,很多孩子上了初中都不上高中了。她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当时没有好好地规划,其实她儿子当时的成绩是可以上重点的。”咨询员说着,袁女士在电话另一头听着也揪心起来。

“所以一听您说您家宝贝今年五年级了,我也非常着急,而且宝贝还是女孩儿,学习环境对孩子的成长影响很大,尤其是初中阶段,对孩子的人生观、价值观的形成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还是让宝贝上好点的初中比较稳妥。”咨询员说,“其实您现在让孩子开始进行辅导已经有点晚了,我们这很多家长都是三年级就开始给孩子上课的。还有一两个月就是这学期的期末了,马上就五年级下学期了,时间很紧张,对孩子现在的教育真是耽误不得。”

听了咨询员安老师的话,袁女士的心情更焦急了,感觉自己的稍作迟疑就会带来女儿终生的“遗憾”。袁女士赶紧开始询问报班的情况:“我们这老师的师资如何呢?”

“我们的老师都是一线教师,有着丰富的经验,能针对孩子个人特点、接受能力、思维特点给她一定的指导。就您刚才说的孩子在数学应用上的问题,其实是她并没有完全掌握知识点,也没有好的学习方法,我建议您可以让孩子先过来,我可以给孩子聊一聊,给她先出两道简单的题,看一下她的个人特点,再给她进行点拨,她就能豁然开朗的。”咨询员一一解答袁女士的疑问。

从迷茫、到疑惑再到迟疑,袁女士在咨询了课外辅导机构的工作人员后,果断答应了对方第二天到辅导班报名参加培训。

“之前没人向我介绍小升初政策”

袁女士也只是千万迷茫的家长大军中的一分子,在没有更好的教育指导和培训方法的情况下,教育培训机构就成了他们近在眼前的一根救命稻草。

每个周末,在昌平东小口的一栋写字楼里,都会有一家培训机构组织的家庭教育讲座,人数从十多人到数十人不等。11月23日上午,记者随家长冯女士一起来到该机构“取经”。

讲座的老师是一位三十多岁的王老师,在题为“家长如何教会孩子应对小升初”的讲座中,王老师用饱含激情的演绎方式,深入浅出地从心理学的角度解读了影响学习的社会因素、学校因素、家庭因素和个人因素,在大政策改变不了的情况下,如何提高进入名校的概率等,一些家长听后也频频点头。在讲座的最后,王老师花了近半个小时来让家长说出自己孩子面临的问题,王老师的回答最后都会涉及到该机构推出的优化学习方法。

冯女士听完近两个小时的讲座后,虽然最终是要家长给孩子报该机构的辅导课程,但是冯女士也感觉有些收获,“之前一直在关注小升初,但是始终没有一个人给我们介绍小升初的具体政策和如何应对,小学的老师又说这个事不归他们管,所以我们也着急,四处打听出来的消息五花八门。”

近年来,课外辅导教育培训机构之火愈演愈烈,据统计,全国城市适龄学生中,近90%的中小学生均参加了英语、作文、艺术等培训。课外辅导培训支出成为中国家庭支出的重要组成部分。

另据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发展规划处发布的《2012—2013学年度北京市教育事业统计资料》显示,2012—2013学年度,北京市共有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1518家,毕业生人数1751930人,在校生高达2053930人。在众多的培训机构中,本来纠结、迷茫的家长更不知道如何选择,只能在“专业人员”的建议下被左右,被牵着鼻子走,因为他们不知道如何有更好的选择。

中介坚定了他们移民[微博]的决心

相比培训机构,近几年兴起的留学[微博]服务机构、移民服务机构也在慢慢引导着家长,甚至改变着家长的教育理念。

“我从不相信外国的月亮就比中国的圆,但现在我确实相信孩子到国外去,能接受到更好的教育,也更有利于孩子的将来发展。”自从两年前张治平(化名)开始接触移民、留学中介起,两年多的时间里,他和妻子的思想已经发生了180度逆转。

结缘移民、留学中介,还得从两年前张治平的二女儿降生说起。两年前,已近不惑之年的张治平和妻子又“悄悄”地生了个女儿,此时他们的大女儿已在北京市区一所名校读初二。

张治平和妻子二十年前大学毕业后,从外地进京,被分配到中石化下属的一家大型国企工作。2005年,公司为实现转型发展而实行转岗分流政策,原本不属于转岗分流之列的张治平和妻子主动提出申请,每人拿了八万多元,双双离开国企,开始了自主创业历程。

看着小女儿一天天长大,张治平和妻子的担忧和遇到的麻烦也一天天多了起来。因为是“黑户”,孩子从一出生接种各类疫苗、定期复查都得自费,遇上生病吃药住院,不仅花费不菲,手续还特别麻烦。

一个偶然的机会,张治平认识了一家移民中介的“顾问”。这名在名片上自称“资深移民、留学顾问”的方女士其实也就是一位二十六七,大学毕业刚四五年的“打工仔”。

此时,张治平已经错过了技术移民的最佳时机,在方女士的介绍下,他们只能走投资移民之路。

“移民加拿大需要一千多万,移民美国至少需要500万,一听到需要那么多钱,我又有些犹豫了。”张治平和妻子的生意虽已步入良性发展轨道,销售额和利润也逐年稳步增加,但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个中产阶层,举家移民海外,国内的生意又转移不过去,到了国外一切还得从头再来,他还真觉得心里“没底儿”。

方女士好像早已看出了张治平的心思,她马上便给张治平算了一笔账,给小女儿上个北京户口全办下来估计要30多万,将来在北京入园、上小学、小升初,如果想上个好一点儿的学校,不仅很难办,还得花不少钱,再加上大女儿将来上大学的费用,投入也一定少不了。“最主要的是,家里花了那么多钱,孩子投入了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学到的东西和在国外受教育相比差得太远了。”方女士又细数了移民的好处,张治平夫妻俩也心动了。

此后,张治平便经常接到方女士来电、短信或是E-mail,每逢该公司举办移民、留学讲座或大型现场咨询时,便总忘不了热情地邀请张治平一家过来听听。

张治平至今还清晰地记得第一次到方女士单位时的情景。当他来到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中路的建外SOHO办公区时,一走进写字楼大厅,即被早已“守候”在那里的众多青年男女团团围住,他们争相问张治平是不是来咨询移民、留学的,最后还是方女士帮忙解了围。

有了那次现场“体验”后,张治平更坚定了举家移民海外的决心,一栋写字楼就有十几家移民、留学中介,“看来只要有机会,有条件的人都想移民海外,看来这是个大趋势,跟随富人、精英们的这个趋势,应该错不了!”

而今,张治平一家正在为移民前做最后的准备,花了不到五万元在江西老家给孩子上了个非农户口;在北京市区一所优质示范校上高二的大女儿也将主要精力用在学外语、准备国外大学的入学考试、申请上;而他两口子,则正努力学习英语中……

本文由mg游戏官网发布于关于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雪中送炭,中国课外教育火爆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